快捷搜索:

写暮归的古诗词-诗词集合 - 古诗文网

雨在不时黑,春归处处青。
山深掉小寺,湖尽得孤亭。
春着湖烟腻,晴摇野水光。
草青仍过雨,山紫更斜阳。

雨在不时黑,春归处处青。
刚下过一阵雨,旋即又阴云漠漠,彷佛在酝酿着另一阵雨。春回大年夜地,处处一片青绿之色。

山深掉小寺,湖尽得孤亭。
暮归途中,回望山峦,只见暮霭朦胧,不见白昼所游的小寺;信步走到湖的尽头,溘然发清楚明了一座孤亭。

春着湖烟腻,晴摇野水光。
春天来了,湖上环绕着烟霭,带有浓重的湿意;晴光照耀,田野的河流水池,波光粼粼,摇曳不已。

草青仍过雨,山紫更斜阳。
绿草刚颠末一番春雨的冲洗,更显得青翠欲滴;烟光凝聚的山头,一派紫色,斜阳返照,增加了几分光彩。

参考资料:
1、刘学锴等宋诗鉴赏辞典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7:726-728
2、于非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北京:高等教导出版社,2002
3、张骄奇宋代文学作品精选广州:广东教导出版社,2007

雨在不时黑,春归处处青。
雨在:大年夜雨已过,阴云未尽,似在酝酿着另一场雨。

山深掉小寺,湖尽得孤亭(tíng)。
湖:指丰湖,在惠州城西,栖禅山即在丰湖边。尽:尽头。

春着湖烟腻(nì),晴摇野水光。
着:下落。这里指春天来到。

草青仍过雨,山紫更斜阳。
仍:又,还。

参考资料:
1、刘学锴等宋诗鉴赏辞典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7:726-728
2、于非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北京:高等教导出版社,2002
3、张骄奇宋代文学作品精选广州:广东教导出版社,2007

这两首诗题中所说的“栖禅”,是惠州的一座山。诗写作者游栖禅山暮归时的所见景物。

第一首起句写岭南春天特有的气侯天气:刚下过一阵雨,天色豁亮了一些;但旋即又阴云漠漠,在酝酿着另一阵雨。这变幻不定、时雨时停、时明时暗的天容和欲下未下的雨意,只用一个白描句子,便传神形象地体现出来。“在”字是个句眼,却显得自然浑成,不见着意的痕迹。

次句“春归处处青”,由天容写到野色。“归”既可指归去,也可指归来,这里用后一义,传出喜悦之情;缀以“处处青”三字,欢欣之情更溢于言表。作者《春归》说:“春风定何物?所至辄苍然。”“所至”句亦即“春归处处青”的意思。不过《春归》诗强调东风的感化,该篇则泛言春归绿遍,暗示这种时下时停的春雨有润泽万物的感化。

第三句“山深掉小寺”,正面点到栖禅山。句中“小寺”,即栖禅寺。题中说“暮归”,则栖禅寺在日间游览历程中已经去过,这里说“掉小寺”,是暮归回望时,由于山峦重叠,暮霭朦胧,已不复见白昼所游的小寺。山深,寺小,故用“掉”字表达。这里透出了书生对白昼所历胜景的留恋,也隐约流露了一丝痛惜若掉的意绪。

末句“湖尽得孤亭”,与上一句相对。上句是回望所见,下句是前行所遇。湖,指惠州丰湖,在城西,栖禅山即在丰湖之上。书生在暮归途中,信步走到丰湖尽头,溘然发明有一座孤亭,认为很喜悦。三四两句,一方面是恍然若掉,一方面却是欣然而遇,这中心贯串着书生的“暮归”行程。

第二首起句“春着湖烟腻”,紧承组诗第一首结尾,仍写丰湖。春天来了,湖上环绕着一层带有浓重湿意的烟霭,给人一种化不开的粘腻之感。句末的“腻”字固然是克意磨炼,体现了春日南方卑湿之地的烟雨迷蒙,“着”字也同样是着意经营。春天,仿佛将它的灵魂与生命附着于湖烟之上,使湖烟也变得粘腻了。

次句“晴摇野水光”,写旷野上的水流或湖塘在春晴和光的辉映下,波光粼粼,摇荡不定。“摇”字不仅富于动态感,而且透出书生的一份愉悦感。书生的心,犹如也在跟着水光摇动。

“草青仍过雨”,第三句又回到气象的变幻。草色青绿,一片春意,而时停时下的雨在行程中又擦过了一阵。颠末雨的洗濯,草色显得更青了。

“山紫更斜阳”,黄昏时分,烟霭凝聚,山色显得青紫,紫由返照而来,王勃《滕王阁序》有“烟光凝而暮山紫”之句,可与此参证。雨后斜阳的返照,使暮山更增加了妩媚和光彩。“更”字与上句“仍”字响应,凸起斜阳的感化,用斜阳作衬托,增添了色彩的变更。

这四句诗,每句如一幅自力的丹青,合在一路,便是一幅完备的栖禅暮景图。书生奇妙地把实景湖、水、草、山与季候、气象、光阴结合在一路,主体与背景安排得特别折衷。在详细写景时,不是就景写景,而是尽力经由过程客不雅景物与感到相结合来描述,烟雾湿腻,水光闪灼,草色青翠如滴,暮山紫色浓厚,山中的景不雅与书生浏览时的情趣一路展现,激发读者去感想熏染,去想象。

诗全首用对,工稳自然。前两句,应用动词“着”与“摇”字,使景物与节令、气象关联,让无情的景物带有主动的感情。后两句应用“仍”、“更”两个副词,作进一层描绘,使形象更为光显。对实词的磨炼也同样令人注视。首句的“腻”字,写出南方春天雨后,日光照耀下烟雾迷濛的环境,给人以化不开的黏腻湿润的感到。末句的“紫”字也很见察看得细致。黄昏时烟气凝聚,远山在斜阳照射下,出现出青紫色,这一形象,与唐王勃《滕王阁序》“烟光凝而暮山紫”险些相同。

色彩折衷也是此诗一大年夜特色。诗不仅在后两句用了“青”、“紫”两个颜色字,前两句的“湖烟”、“野水”也隐含色彩。这样,既有大年夜块的颜色,又有小块的颜色,层次分明,深浅相间,与诗所写的春、晴、暮三点丝丝入扣,好手绘出山野的独特景致。

这两首诗,前首由气象写到山容湖景,后首由湖景写到变幻的气象和绿野紫山。“暮归”是所写景物的贯串线索。两首在写法上偏于实写形貌,与唐代绝句多空灵蕴籍不合。两首诗均用对起对结款式,一句一景。外面上各自自力,不相连属,实际上所写景物不只为春日所共有,而且带有岭南地区春晴和雨变幻以及“暮归”这个特准光阴的特性。是以,只管各个画面之间没有显着的过渡与联系,但这些图景给读者总的感想熏染是统一的。读者不只可以从中看到岭南春归时烟腻水摇、草青山紫的美好春色,而且可以感想熏染到书生对此的喜悦之情。这种以形貌实境为主、一句一景、似离实合的写景伎俩,在杜甫入蜀后的不少绝句中可以碰到。

参考资料:
1、刘学锴等宋诗鉴赏辞典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7:726-728
2、于非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北京:高等教导出版社,2002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